VIP书盟 > 玄幻小说 > 修仙之潜伏 > 卷 第七十九章 又见玄月
听书 - 修仙之潜伏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卷 第七十九章 又见玄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见令狐青在房中四处翻找,慕容风从床上坐起来道:“叶师兄,你在找什么呢?”

    令狐青将食指放于指上做出了噤声的举动,慕容风也紧张起来,便不敢再说话了。

    此时本是坐着的阿野突然一个激灵,肩抖了两下,头来回摆动两下,瞳孔中变得散乱。

    只见他从椅上站了起来,嘴角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对令狐青道:“这才几日不见,令狐尊主便将我给忘了?”嗓音又尖又细,脸上有柔媚之态。

    慕容风见阿野这个样子颇觉好笑,以为他又在跟令狐青玩闹,谁知令狐青竟“唰”的一声从背后抽出“赤心剑”紧握在手中,旋即将剑架在了阿野的脖子上。

    慕容风劝道:“叶师兄,有话好好说,怎么又动起手来,小心伤了墨师兄。”

    “闭嘴!”令狐青,竟是一脸凝重对慕容风说道,旋即又义正辞严道:“你是谁?为何要上我师兄的身,识相的赶紧出来,否则便叫你永世不得为人!”

    对于鬼来说,“永世不得为人”便是极为厉害的诅咒了,是个鬼都得怕怕,可阿野身体里的这只鬼似乎并不害怕,反而翘着手指将颈边的赤心剑往旁边拨了拨。

    “令狐尊主就是贵人多忘事,你给我的那一箭穿心我可是永生难忘呀!”阿野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令狐青不答话,收了赤心剑,拿出了“幽篁箫”,急切地吹了起来,只听得这箫声如锅铲刮锅,又如指甲在墙上挠,更像锯锯子磨床腿,喑哑嘈杂,好不难听。

    阿野抱了头,脸上表情极为痛苦,跪地求饶道:“令狐爷爷,求求你了,别再吹了,我说我说还不成吗?我是水月观的玄月啊!”

    令狐青收了“幽篁箫”,她刚才所奏乃为驭鬼之曲,这鬼如果还不识好歹,便可直接被绞杀,再无机会投胎轮回。

    “你是玄月?”令狐青惊问道:“你为何会在这里?”

    阿野此时恢复了正常,嗓音依旧尖细,确实是玄月的声音,“从你们一进鬼城,我便一直跟着了”。

    “你不忙着去轮回转世,跟着我有何用?”

    “令狐尊主,看在那“绝命玄云幡”的份上,我要你帮帮我。”

    听闻此言,令狐青脸上微热,这玄月确实是自己所杀,且他法器也为自己所获,此时便好好地躺在她的乾坤袋中。

    慕容风对这一幕完全就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索性坐在一边看戏。

    “为何找我?!”令狐青觉得此事很是莫名。

    “自然是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厉害的呀!”说到此处玄月还用阿野那双瑞凤眼给令狐青抛了个眼风,那娇媚的样子让令狐青一阵恶寒。

    “我将你杀了,你不怪罪于我,不找我寻仇,倒觉得我厉害,要我帮忙,世上有这么蹊跷之事么?”令狐青可不受糊弄,她大喝道:“玄月,你到底意欲何为?”

    “凶什么凶嘛”玄月一脸委屈,将手指捻了捻衣角,平静地看着令狐青道:“若我说你杀我,我一点都不恨你,反而很感激你,你信么?”

    令狐青此时的表情表明她十二万分的不信,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玄月眼眸中似是起了水雾,他凝望着窗外,平静道:“其实死后这许多天,我想清楚了许多事,我以前滥杀无辜,屠戮生灵,确实死有余辜,能死在你的剑下,也算是解脱,也不算辱没了我。”

    玄月又道:“我被自己折磨得快疯掉了,以至于做出那些恶行,但我本意也仅是想让师尊重生而已。

    既已不能重生,让他轮回转世再世为人也行,可是师尊如今一直都在那忘川中受苦,被恶鬼啃噬,当真是苦不堪言。”

    说道此处,玄月眼角的泪水大颗大颗地流下来,哽咽道:“我现在别无所求,只盼师尊能少受痛苦,早日往生”

    令狐元青问道:“这是何故?”

    玄月用衣袖擦了擦泪眼,完全没了往日的狠戾,此时看来倒是令人怜惜,

    “令狐尊主有所不知,我师尊生前乃禁食轻生而亡,佛说:自尽者不得入轮回,所以师尊只能在忘川中受苦,若是不想办法,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没有穷尽!”

    令狐青沉吟片刻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语气已是软了下来,念他对其师尊一片至诚之心,自己对师尊也概莫能外。

    “我已无凡体,只剩鬼魂,不能再去阳间,令狐尊主可到法华寺找到法藏大师,让他做法事为我师尊诵经超度,师尊生前与法藏大师有些交情,断不会拒绝。”

    玄月说到此处,眼中充满希冀。

    法华寺?就是天下第一大寺的法华寺?普天之下,仙门多如牛毛,但最为著名的还是天御门,紫金阁,和法华寺。据说寺中法藏大师已有500余岁,当真是不老仙僧。

    令狐青点点头,“如此说来,这个倒没什么难的,等我办完这件事替你走一趟便是。”

    “玄月叩谢令狐尊主大恩!”玄月竟是极为感动,他完全没想到令狐青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谢恩倒不必了,那玄月观主此番该出来了吧。”令狐青始终还是担心玄月上身太久,对阿野不好。

    那玄月不知为何竟开始扭捏起来,“这位兄台的身体我还得再借用借用”,实际上他身前罪孽深重,若是自己前往黄泉路,定会被鬼差抓走下地狱都说不定,暂时借得阿野的身体一用,以免那些鬼差找到他。

    “唰!”赤心剑又架在了颈边。

    “令狐尊主,你听我说呀,我……我……不想喝那孟婆汤。”

    “凡是参与轮回,都必须饮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方能转世为人,你难道要一直当个孤魂野鬼么?”

    “非也,我只是,只是……不想……不想忘了师尊”玄月说到此处,眼中哀哀切切,见之尤怜。



    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慕容风从二人的对话中将事情听了个大概,心道:这又是一个痴情的。

    笑道:“这有何难,玄月观主便随我们一起去,待过了奈何桥,他走他的,我们去我们的,两不相干,岂不是好?”

    玄月连连点头道:“对,待我过了奈何桥自会脱身而去,令狐尊主不必多虑。”

    令狐青听他二人如此说,也只得同意,玉霄真人给的两粒“离魂丹”竟是用不上了,也罢,这等奇药总有用上的时候,收好便是。

    “鬼门关就快开了,我们快走吧!”慕容风提醒道。

    黄泉路上,行走着的新鬼无数。这些新鬼因为鬼时日尚短,并不醒事,多数还是浑浑噩噩的。

    令狐青和玄月及慕容风也混在众鬼中前行。

    这时,前面一阵嘈杂。只见一豹头还眼,铁面虬髯,相貌奇特之人从他们身边快速穿过,穿过时还回头盯着玄月附身的阿野看了一眼,看罢又继续奔至前面去了,速度奇快,只看得见他的破衣烂衫以及一个破帽子。

    玄月吓得发抖低声道:“刚才那个爆眼子便是钟馗,专捉拿罪业深重之鬼,千万不要让他发现我,要不就完了”

    说罢竟矮了身子躲在了令狐青身后,神态之间极为惧怕。

    令狐青道:“玄月啊玄月,你也有今日!看来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诚不欺人。”

    那钟馗跃至前面,一把揪出一只鬼来,那鬼不住地磕头作揖,钟馗竟是半分不为所动。

    只见他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将此鬼的脑袋咬下,嚼吧嚼吧吞了下去,只剩下一个身体矗立在侧,颈口不断冒着黑血。

    那些新鬼这才惊慌起来,有那心怀鬼胎企图蒙混过关者拼命往后倒奔,可鬼门关早已关闭,哪里有路可行,不消片刻功夫竟被那钟馗吃得干干净净。

    玄月吓得发抖,不住低声问道:“令狐尊主,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可不愿意被吃掉啊。”

    谁知竟怕什么来什么,一双巨大无比的赤脚进入他眼帘,玄月吓得身形一滞,直觉今日便是末日了。

    钟馗走到阿野(玄月)面前,右手置于胸前,单膝跪地行礼道:“钟馗何其有幸,得见天颜!”

    那张鬼见愁的脸上竟是异常的柔和谄媚。

    那钟馗又堆笑道:“既是殿下想要庇护之人,就是借钟馗十万个胆子也不敢造次。”

    令狐青和慕容风交换了下眼神,十分诧异,心道:这钟馗莫不是眼瞎,认错了人,也好,省得那玄月被捉去吃了,也是不忍。

    那玄月战战兢兢,面上仍是镇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那钟馗点了一下头。

    钟馗见那阿野(玄月)笑了,竟高兴得手舞足蹈,又行了一回礼方才去了。

    待那钟馗走远,慕容风和玄月皆抚胸道:“吓死人了!”

    只有令狐青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阿野(玄月),然后又摇了摇头。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文章内容请标明原网址,并标明本站网址VIP书盟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中带有署名的文章,请向原署名作者支付稿酬。对于不遵守本站申明或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站保留法律追责权利,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引起纠纷的,本站不承担责任。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不保证完整性,仅供浏览阅读,如需详细阅读请联系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本站内容来源于收集转载,若您再次转载请勿用于违法用途,或其他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行承担责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盟的宗旨是在给大家一个免费阅读的共享平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