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书盟 > 武侠修真 > 仙界巨擘系统 > 第481章
听书 - 仙界巨擘系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481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几天她起得有些晚,魁也一样的作息,给桃树浇水后,与寻常一般到了空地开始训练,因为能同化察觉到他的增长,她便默默多加数道鬼气,让魁好好训练吸收阴气增阔修为。

    魁因为修为已经练虚可以化形,他却最多在日常训练时化形,她歇在树下,看着他与恶鬼,逐渐入睡。

    魁对鬼灵的制服越来越有办法,像数道而过鬼气,千千鬼灵对上他时都像踢上铁板,有些还未靠近他便在余威之下甘愿臣服。

    这一日因修炼《七星剑谱》感悟颇丰境界连升犹入忘情之境,再睁眼早误了归时。拾掇好随身物后赶回住处,却在半道过一峰处远远瞥见师兄身影,其形色匆忙,面容肃穆,不似平常。招呼声未出那人唤来飞剑御剑远去,于是忙祭玄天追赶。

    最近无事,天色正好,她便带着吞天鳄与影狼出门溜圈,吃些灵草与灵鱼裹腹,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珍宝阁附近一条小道上,远处传来争吵声,她不是一个喜欢管事的,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就有一个弟子连忙跑了过来拦住了她回去的路,她向来很少人接触,下意识便是防御的往后走了一步,不经意间打量来人。

    :何事。

    自从上次她去了珍宝阁碰见了纪师兄和段师姐后,她总喜欢去珍宝阁那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他们,今天她走了一圈却没有半点人影,不免让她有些性致缺缺,正准备离开时,却在地面上拾到一把钥匙,正准备将钥匙交于给守珍宝阁的长老,却听到一把声音直直传来,挑眉。

    :无耻小贼?你有何证明你是失主?

    乌云蔽月,黟然压身,如有桎梏,心有所感,踟蹰不敢言。衔一缕碧波,惊起阵阵涟漪,春雨滂霈,蓬莱仙宫虽缅邈,却瑞鹤有玓瓑,正逢曈朦遂睁眼,一番洗漱。

    有萧萧鸿雁起,雀鸟相随,带动一阵空炁,连波漪漪,心绪本摇落,若寒蝉凄切,碧树凋零。衣袂沾湿,秀眉微蹙,心下烦闷,捻了衣袖抿口清茶,滚滚沸水灼了朱唇,拂了珠水,瘪了唇嘟囔着:

    “破水!”

    置了茶盏,又往亭内去,一时半会不得离,小憩,顿觉乏闷,山也无趣,水也无趣,花草树木亦是。不多时雨骤停,后童子来言,今日各宗门招生,需去展示一番,我随之而往,见人乌央央,不多时到我,上前展示后得日耀前辈指点,随之一同归去。

    至宗门,需拜师,一切准备好,我端茶孝敬,心里头还有些糊涂,紧张的说话也磕磕巴巴,而后行拜师礼,道:

    “师父请喝茶,受徒儿一拜。”

    月出云层悄上梢头,墨黑晕开渲染苍穹。

    雪落苍原,不见梅开千树,唯有血衣如灼。殷孽立于桑田之上,看着身后追来的拂檀饶有兴致的轻佻眉尾。

    他不曾束发,银冠玉带早已被湮灭于沙尘,唯有红袍曳地月光撒落其上,他眼尾晕开一抹残霞乍破的遗落的红,魔云如墨衬金文昭彰,殷孽视众生如蝼蚁,只睨她一眼,断金碎玉似的铿锵:“我有心放你一命,是你锲而不舍寻死。”

    他话音刚落,拂檀一声不吭地挥一道凌冽的剑气,携着鸿蒙肃杀之气直逼他心脏。殷孽以掌挡刃,再探手环住拂檀腰肢,顺势将她带入怀中,倾身抵她玉颈,故作缱绻:“弥留之际还在强撑?”

    拂檀闻言怒不可已,明日即是逐鹿大比,今日五大门派掌门及精英弟子都前往中州,云坎留下看守的只有她一人。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云坎会出内鬼里外配合九尾破坏禁地封印,让这上古之魔逃脱出来。她这一路以燃烧精血为代价不惜一切追上殷孽与其一战,为的就是拖延时间,让传音鹤将消息传递去中州。

    黑色的衣袍血染一地,她苟延残喘双眸却格外清明,咬唇一字一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拂檀狼狈如此,殷孽不见怜惜之意,只将嗤笑压在胸膛,雪砌似的指节倏然一松,灵力耗尽的拂檀撑不住身子软在寒土酥雪中,霎时便染红一片。

    “死我手上也算是你的福气。”他眼神一凛,看向虚空,如视死物:“又有几个来送死了。”

    另一边

    挂在腰间的金铃在纪淮送了信物给拂檀之后从未响过,而这金铃要么不响,若是响了定是信物持有者有着生命危险。他抬手解下铃铛放在手中细看,水蓝色的光芒正在一点点消散,正是灵力枯竭的征兆。

    “啧。”

    待他赶到时候只瞧着雪地上殷红一片,面前男人魔气极度浓烈,非寻常魔修可比拟。只是他纪淮非胆小怕事之辈,想当年他仅是金丹便敢一战元婴妖兽,其胆识魄力都足够支撑他傲视殷孽。

    “方才听阁下说死在阁下手里是福气,只可惜…”

    “纪某没这个福气。”

    纪师兄突然要走了,他走前特意和她提了一嘴。

    “来,纪师兄,走之前最后陪我喝一次酒…”她找到了他,从储物袋里拿出了最后三瓶醉梦生死酒,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喝酒她有点笑不出来,仿佛心里突然多了一团阴影。

    “嗯?师妹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哈哈哈,没事没事。”她突然盯着手中的酒瓶,出了神,“师兄…这次外出…没问题吧?”

    “哈哈哈哈!师妹多虑了。你放心,师兄肯定没问题的~”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是啊,师兄这么厉害,肯定没问题的,还有更好的酒等着师兄去品尝呢。等师兄外出回来,师妹陪你喝。”说到这里她的心仿佛被揪了一下,心里默念道,“希望我的直觉,不要这个时候准起来。”

    月出云层悄上梢头,墨黑晕开渲染苍穹。

    寰云峰,苍松之上,紫金葫芦盈满了深蓝色的液体,微微摇晃。一道孤寂的人影,斜靠在苍松枝干上,一块白玉刻着拂檀的模样,几道裂痕遍布在白玉之上。

    少年抬头望月,微微一叹:“师父果然是骗我的,她说过不会离开我的。”少年抬手一招,紫金葫芦横飞到手中,拇指一弹瓶盖,狂饮一葫芦“美酒”,浑身气势逐渐提升,竟隐隐散发出化神期的境界波动,

    少年眼神恍惚,往事渐渐印上心头,随手一挥,眼前苍松出现一道裂痕,少年一跨便消失在裂痕之中。

    漆黑的空中缓缓撕裂出一道裂痕,如同幕布被人从内撕裂,白衣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之中,腰间别着一只精致的小铃铛微微摇晃。一道神识之音响彻天地:“对面那个披头散发的狗贼,可敢与我一战?”

    少年一指向前点去,动作不带一丝烟火,只见那银色的符文扭曲闪烁,美丽的鲜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道道剑光,在身前盘旋飞舞,化神之力,如清泉流淌而过,清晰异常的在虚空中显现而出。

    此时一只肥胖白猫,叼着一枚丹药快速从少年的身后跑到拂檀身旁,轻轻将极品九转金丹喂入拂檀口中。

    “我当锻就三千锋,一日开匣玉龙嗥。手中气概冰三尺,石上神意蛇一条。“

    金光暴涨,一条剑意化成的青龙上盘坐着与少年模样一样却缩小数十倍的小型元婴咬向男子,少年本体脸色决绝,浑身溢出鲜血,如同一个死人站立在空中。

    说是一更别离二更回,势可劈江斩龙的一剑去返,其实哪里需要一更时间。

    瞬间,金石交击的爆炸之声响彻天地。

    叶玖歌将桌上的醉生梦死酒缓缓倒入酒杯中,嘴角虽依旧挂着浅笑,但眼底是浓浓的担忧。师傅此次外出,定是和刚才的铃铛有关。看他那反应,事态一定十分危急,此次前去,说不定会遇到危险。“师傅,此行千万小心,我这有两枚爆血丹,能短时间内提高灵力,虽不知能不能派上用场……”她真的恨不得放弃逐鹿之战陪师傅一同前去,可是她终究害死太弱了,陪师傅一起前去说不定只会添乱。“这次的逐鹿之战,徒儿一定好好表现,绝不让师傅丢脸。”

    [送礼:醉生梦死酒两瓶]

    次日,与平时无异,又一次来到藏书阁,指尖在树上滑过,似乎在寻着某一种书籍,不过却是一无所获,想着再寻一些别的。

    忽然感觉被人从侧面一堆,脚下有些不稳,差点摔倒。看向那推自己的一人“师弟,你这是何意??”

    “你毁了我的卷轴,还问我什么意思?”那名少年,声称要赔偿。

    微微蹙眉,不过嘴角依旧挂着笑容,“师弟,我何时毁了你卷轴?”

    “而你的卷轴?又是什么?”

    你路过大殿本来是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找掌门去给你讲解一二,但是恰巧掌门不在,等你出了大殿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在争吵。是否出面?

    柴柔逐渐学会了修身养性之道,故此除了每日必要的修炼之外,她也会时常出去逛逛体验一下仙界的多姿多彩。虽然不如人间那般有烟火气息,不过这仙界该有的铺子和起居用度还算齐全。虽然仙人们一向用不上便是了。她还是喜爱后山那一汪清泉,偶尔听着那流水潺潺之音,便似乎能得到很好的放松。

    故此,当柴柔修炼已经达到顶峰之时,她便知道该是找一个地方渡劫了。鉴于前次渡劫造成的严重损失,她为了节省本已不算富足的荷包,便来到了后山。不过她自是不愿伤害那弯碧泉的,便刻意离得远了些,到了山的另一边。她照例打了盘坐闭眸凝神,感受着体内的小人亦是一般无二的动作神态。金灵根的光点在她周身充盈着,声势浩大的巨雷更是在顷刻之间就打了下来。柴柔预先步好的阵此刻也起了作用,勉强将力量格挡后再次反弹回来。她已经没心思去数到底是多少道惊雷了,五脏六腑似被移位又被她按耐下来,嘴唇早已被咬破血流顺势而下。雷声忽然剧烈震响,她睁了眼抬头一望,喝!正是朝着她的身子打来。阵法再也支持不下去她也终于“哇”地吐出一大口血。而几乎同时,元婴期形成的小人自她的身体里抽离,她伏在地上休息,出窍已成。

    几天前你在剑冢帮助了一名师姐躲避剑灵追击并帮助她挡了一刀,你不知道的是自从那一次她就对你芳心暗许。而今天你正好也碰到她了,她也不敢一下子就告白便旁敲侧击的询问。“师弟,真巧啊…对了,师弟,你现在有没有道侣?”

    那方游子吟元婴御剑未出片刻,其本体身前空间忽荡起波纹,紧跟着便有位黑衫少年从涟状漾动踏出。他看了眼自己身旁这位抱一脸玉石俱焚之意的好友,反手捏其下颚往嘴里塞了颗回春丹,然后才把目光转回巨爆阵阵的天穹。

    “师哥…”

    他本是追寻神色异常的纪淮来此,入眼只见一地猩红,墨衣佳人倒在血泊。一只小胖猫嘴衔丹药已然赶了过去。另一边,纪淮和游子吟同与一道赤影交手正激。虽只一眼,光凭对方身上强大魔气与不可撼动般的威压感,对那人身份便有了大致猜测。

    皱了皱眉,取符篆一抹将道雷电之力封在其中又掷在游子吟脚下,安顿完毕,再抬头时,却是无尽雷霆凭空而现,乍然撕裂苍穹。

    右手虚空一抓,祭出玄天,天地间作响的万道轰鸣霎时仿若认主般尽朝剑身狂泻而下。掌指划过长剑,周身灵力尽倾,携说不尽的萧杀之意分光化影,剑入雷霆,雷霆似剑,万道刃影劈天盖地,向那黑红魔影狠狠袭去。。

    看到倒在雪中的拂檀时他眸中多了几分缱绻温柔,他爱惨了雪中一抹红,瑰丽美艳,妖治动人。

    殷孽抬眸落下几分寒意,金光刺来,雷电轰鸣,却被他抬掌毁去,随后,天地之间云层快速流动,乌云压顶狂风大作,他周身魔气滔天不断的散发威亚,誓要将天地毁去。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文章内容请标明原网址,并标明本站网址VIP书盟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中带有署名的文章,请向原署名作者支付稿酬。对于不遵守本站申明或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站保留法律追责权利,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引起纠纷的,本站不承担责任。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不保证完整性,仅供浏览阅读,如需详细阅读请联系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本站内容来源于收集转载,若您再次转载请勿用于违法用途,或其他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行承担责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盟的宗旨是在给大家一个免费阅读的共享平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