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零一章 名头就够了
听书 - 我从凡间来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百零一章 名头就够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恩公速去,我与秀娘能生死一处,此生再无遗憾。”

    张中行慨然道。

    秀娘回眸望着他,眼中满是温柔和知足。

    许易冲张中行摆摆手,盯着钟神秀道,“东判府一别,某已对自己承诺过,再不无端多造杀伤,众军何辜,也是爹生娘养的血肉之躯,为一人私令而亡,死得太冤。看来今日,许某要违誓……”

    他话音未落,便听钟神秀一声凄厉地疾呼,“你是空虚老魔!”

    此话一出,整个威武卫八百甲兵同时一颤,钟神秀麾下的四大鬼仙,齐齐后退一步。

    许易冷然道,“许某可不是什么魔头,而是真正的良善之人,若非那些贪官污吏搅得整个东判府,宛若鬼狱,许某也犯不着出此下策。现在看来,非只东判府如是,我远来此地,一路所见,同样暗无天日,小阴差索贿,大阴差昏聩,我看这江淮土地宫还是换个主人吧。”

    许易的声音并不大,可听在钟神秀耳中,恍若惊雷。

    东判府之战后,阴庭震怒,发下海捕文书,颁布巨额赏格。

    但掀起的风浪,却极小。

    甚至在包括钟神秀在内的一众大吏看来,这不过是阴庭在走形式罢了。

    似许易这等大魔头,修成了鬼仙,遨游四方,各地的边界对这种魔头已经形同虚设,没有任何约束力了,想要追捕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此等能动辄灭掉一个东判府的邪魔,又得组织怎样的力量去围剿?

    在了解了东判府当日如何败亡的具体情形后,钟神秀也只是感叹一番,妖道大昌,正道沦亡,根本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撞上这恐怖的巨魔。

    “神主大人,此贼莫非是虚言恫吓,怎么就那么巧?”

    左宫伯陈舒传过意念道。

    钟神秀却不理会他,向许易尴尬一笑道,“误会,都是误会,许兄神威,钟某不敢冒犯,还请许兄千万担待。”

    他已经传出意念问过郑雄,楚天雄是如何被擒拿的,当听到不过一合,楚天雄便就擒了,许易弹指间,雷霆之意震撼心神,这和资料中如出一辙。

    最为重要的一点,空虚老魔的确名声鹊起,已经听闻有不少地方有人冒其名行事,但决然没有人敢胆大到在这城隍府中,堂而皇之的报名。

    没有强大的实力为后盾,敢这样假冒,那只能说在以生命为赌注。

    更何况,他钟某人自问阅人无数,虚张声势,还是波澜不惊,他一眼便能看破。

    眼前的许易,目光中没有丝毫慌乱,只有冰冷,对生命漠视的冰冷,如此气质,简直就是绝顶魔头的标配。

    钟神秀这一服软,全场都震撼了,只凭一个名头,便压得一个二境的神主大人服软,这是何等的滔天魔威。

    许易道,“没什么好担待的,那个郑雄是个糊涂蛋,还有他手下的两个阴差,贪婪成性,再不整顿,我阴庭吏治必将彻底败坏,还有张家的两个混账小子,枉顾人伦,既然是修士,也正该你们管,人间地下,你是一个也没管明白,惭不惭愧?”

    你强你有理,钟神秀只有连连告罪,保证必定加以整顿。

    只是听起来实在怪怪的,你空虚老魔早就叛出阴庭了,还如此打官腔,合适么?

    却说,钟神秀这一保证,郑雄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软软倒地。

    黑白阴差跪地叩头,高呼求饶不止,却看得钟神秀无比心烦,直接挥手,数名甲士驰出,直接将黑白阴差和不停向张中行求饶的张家兄弟一并拖走。

    张中行更是无动于衷,丝毫不理会张家兄弟,非是他无情,而是这兄弟二人所作所为令他无比心寒。

    许易道,“如此说来,你钟神主还是个明事理的,我也非外间传言的邪魔,可叹误解一旦成了成见,就很难化解了,不过许某也不需要世人理解。”

    说话之际,他毫无征兆地出手,将一缕清气打在钟神秀左肩上,那清气立时没入钟神秀左肩,立时一股透体冰凉传来,紧接着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下一瞬,那股清凉之感消失无踪。

    钟神秀惊怒交集,死死咬了牙,低头道,“不知道兄这是何意?”

    许易道,“钟兄不必惊疑,一个小小禁制,不会要命,也不会给钟兄带来任何困扰,只要我不催动,钟兄甚至察觉不到禁制何在。许某想要钟兄的性命直接取了就是,连整个东判府我都屠了,也不缺钟兄这小小的江淮土地宫。”

    许易点到即止,钟神秀立时会意,知晓许易是为张中行和秀娘准备后路,心中感叹此人的心思缜密之余,又极度不安。

    他可万万信不过许易,不弄明白那禁制到底是什么,他将彻夜难安。

    然而,他能不能得安,许易却是不理会的。

    当下,他带了张中行和秀娘出了小阴曹,来到东京城外的瓜洲渡头,“贤伉俪,有情人终成眷属,某心中实在快慰,但江淮土地绝非久留之地,二位当速速离去,择一佳地,好生修炼,未必不能成一对神仙眷侣。”

    他不过是诈唬钟神秀,他给钟神秀中下的禁制,只是一枚源印珠,此物根本禁制不住钟神秀,他只不过恫吓钟神秀罢了。

    至于这种恫吓能管多久,他并不知道,所以,还是力主二人离开。

    天地之大,有的是容身之所。

    张中行和秀娘再度拜谢,言语已不足以表达二人对许易的感激。

    许易摆摆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有缘再会吧。”

    说着,朝张中行抛过一枚须弥戒,下一瞬,他的身形如烟泡一般消失。

    半柱香后,他回到了城关码头,开始向左右街坊作别。

    他化身凡人,不过是为了炼心,如今心瘴既消,他自不会在此久待。

    事实上,若不是心向大道,志在长生,许易是很愿意过这种充满烟火气的日子的。

    许先生行将离开的消息才一传开,便轰动了半个街道,前来相送的街坊不计其数。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