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盟 > 玄幻小说 >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 第二卷 英雄冢 (月下缘篇六)相思难寄
听书 -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卷 英雄冢 (月下缘篇六)相思难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玥玥,怎么样?你可把事情告诉她了?”

    南宫亓玥回了仙界之后,还没把气儿喘匀,就看到缘初正站在仙界通往妖界的必经之路——离断桥上等着自己。

    “嗯,已经跟她说过过了。”

    看着向来嬉皮笑脸、老顽童一般的缘初抓着自己、满脸急切的样子,南宫亓玥道:“这么多年来,也是难得见你急成这个样子。”

    “咳咳咳。”

    听到南宫亓玥充满询问的话语,缘初轻咳几声之后,松开自己抓着南宫亓玥衣袖的手,并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站直了身子,故作镇定的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哪里急了?”

    “切。”

    鄙视的冲“惺惺作态”的缘初翻了个白眼,南宫亓玥道:“问你跟那曲宫主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你也不说。不说就算了,反正帮你传的话已经传过了,我还得去看看歌儿现在在人界如何了。”

    “哎,玥玥!玥玥!你先别急着走!”

    见南宫亓玥提步欲走,缘初赶紧拦在他身前,问道:“你既见了罗……曲宫主,那不知她现在如何?”

    “想知道曲宫主现在如何?”

    南宫亓玥双手环胸,斜着眼睛看了缘初一眼。

    “咳咳……嗯。”

    缘初又咳了两声,仍是一副故作淡然的样子。

    “曲宫主她啊……”

    “如何?”

    “不告诉你。”

    笑着睨了因为自己的话而瞬间暴跳如雷的缘初一眼,南宫亓玥道:“既然挂念着人家,那你何不自己去妖界走一趟,自己去看一看?”

    “我……”

    缘初欲言又止的低着头,摆弄着腰间垂落的红线玉佩。

    “我……”

    “我什么我。”

    叹息着摇着头往前走去,南宫亓玥边走边道:“唉!亏你还是为别人牵线搭桥的月下仙人呢!”

    “……”

    少有的,听着南宫亓玥好似挖苦的话,缘初竟然没有出言反驳,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南宫亓玥慢慢走远,脸上露出一种似悲似忧、似怅然、又似疑惑的神色。

    然而正当他站在那里沉思之时,一个令他近日很是厌烦的声音忽然从自己背后传来。

    “月下仙人?您怎么在这儿站着?好巧啊!”

    “巧?”

    不悦的扭头,缘初皱眉看了一眼一身彩色衣裙,一看就知道是一只花蝴蝶的年轻女子。

    “是啊,能在这儿遇到仙人,真是蝶栖的荣幸啊!”

    丝毫不顾缘初对自己的冷漠,姬蝶栖笑着走到缘初身前,并俯身给他行了一礼。

    “不知仙人在这儿可是有什么要事?有没有蝶栖能帮得上忙的?”

    “我为何在这儿还轮不到你这只小妖来管。”

    不屑的看了笑意盈盈的姬蝶栖一眼,缘初厉声道:“大胆小妖,难道不知道在封仙大典之前既已入了仙界,就不能随意离开吗?如今你私自往返妖界,置仙界法令于不顾,意欲何为?”

    “仙人恕罪!”

    看得出此时缘初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姬蝶栖在懊恼后悔之余,赶紧赔笑道:“并非蝶栖置仙界法令于不顾,而是因昨日收到消息说家母身子不适,故此蝶栖才回了妖界一趟。承蒙仙人教诲,现今蝶栖已经知错了,还请仙人莫要生气才是。”



    不耐的睨着俯身请罪的姬蝶栖,缘初一甩衣袖,道:“自己去南宫将军那儿领罚吧。”

    “是。”

    虽然心里万分不情愿,可是素来懂得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的姬蝶栖却知道自己现在还是妖,在这仙界之中,起码目前自己还没有对别人说“不”的权利。因此暗自握紧了拳头,在缘初离开之后,她面带愤恨的往南宫亓玥掌事的法令司走去。

    ……

    ……

    “缘初,刚刚你怎么对那只小妖发了那么大的火?这可不像你啊。”

    刚下了离断桥,缘初就看到站在桥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的未枢。

    “关你屁事!”

    瞪了未枢一眼,缘初道:“玥玥不是去找你了吗?你怎么在这儿?”

    “找我?他那是去找乾坤镜。”

    无奈的摇了摇头,未枢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玥玥他去了两次人界之后,整个人就变得越来越……越……”

    “脸皮越来越厚了!”

    “对!”

    赞同的点着头,未枢接着说道:“所以他在看歌儿的时候,你说我怎么好意思跟他一块儿看?”

    “这倒也是!”

    跟未枢并肩走着,缘初道:“明天就是封仙大典了,你可有算到什么?”

    “什么?”

    未枢不解的看着缘初。



    “什么意思?”

    看了未枢一眼,缘初奇道:“你是司命星君,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怎么现在反而来问我呢?”

    “倒没算出什么。”

    懒得跟缘初争辩,所以未枢问道:“难不成你算到什么了?”



    缘初道:“只不过我总觉得那只花蝴蝶不**分。”

    “花蝴蝶?刚才那只小妖?”

    “嗯。”

    回想着姬蝶栖一直以来的一举一动,缘初皱眉道:“她这次来仙界,我总觉得她……或者说灵蝶池,目的不单纯。”

    “啧,你何出此言?”

    看着缘初严肃的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未枢掐着手指算了一番,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

    “不会啊,我什么都没算出来。”

    “未枢,当年你我一同进入仙界被封为仙,你该知道,当时我……妖界云狐宫的宫主曲罗衣,你还记得吧?”

    “曲罗衣?”

    未枢想了一下,恍然道:“记得记得,就是跟你相好……”

    “就是她!”

    快速的打断未枢的话,缘初顿了顿,道:“我们成为上仙已经一千多年了,我与她也有一千多年没见过面了……一千多年前,这只小妖应该还没有出世,可是你可知我第一次在仙卉园见到她是什么样的情景?”

    “这我怎么知道?”

    未枢道:“我又不像某人一样,就喜欢往小姑娘多的地方凑热闹。”

    “去去去。”

    退了未枢一把,缘初道:“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仙卉园,当时,她并没有以真容示人,而是幻化成了曲罗衣曲宫主的样貌。”

    “曲宫主?”

    未枢不解。

    “这是为何?”



    缘初看着不远处时女仙子布下的灿烂的云霞,道:“灵蝶池中的精怪都擅长幻化之术,他们的幻化之术与我的幻形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比我的幻形术更厉害。只要修为足够,他们不仅可以幻化成任何一个人的样子,甚至还能完完全全的模仿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以假乱真。”

    “啧,灵蝶池的幻化之术我倒是听说过,可是却不知居然如此厉害。”

    听着缘初的话,未枢不禁啧啧称奇。而后,他转身欲回天机宫。

    “那看来这灵蝶池是有备而来啊!不行,我得去把这事儿告诉玥玥……”



    此刻,缘初直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感到高兴。

    “那就好。”

    未枢道:“那看来之后,我们得时刻留意刚才那只小妖的一举一动了。”

    “嗯。”

    缘初心里还正盘算着该如何从那小妖口中探出实情时,却又听未枢问道:“不过话说,缘初啊,当年你与那曲罗衣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当时你们如胶似漆,说好一起晋封为仙的,可是后来为什么只有你自己入了仙界,她却留在妖界了呢?”

    “没……没什么。”

    一想起这些陈年往事,素来巧舌如簧的缘初便变得结巴起来。

    “你的事儿做完了?怎么倒有闲心管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世人的命理运势早就定下了,歌儿的运势我也安排好了,所以来关心关心你,怎么?还不领情?”

    白了明显不自在的缘初一眼,未枢猜测道:“怎么?这么心虚,难不成是当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儿?”

    “怎……怎么可能!”

    未枢的话音刚落,缘初立马反驳道:“我怎么会……怎么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呢?”

    “那到底是为何?”

    未枢盯着面色飘忽不定的缘初。

    “我可是听玥玥说了,他帮你去云狐宫传话,第一次去可是被云狐宫的人打出来的。若不是你当年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儿,人家云狐宫怎么会再听了你的名号后就对玥玥大打出手呢?”

    “你别……别听玥玥胡说。”

    不自在的别过脸,缘初故意岔开话题。

    “对了,人界的玥玥‘死’后,歌儿接下来的运势怎样?”

    “能怎样?以她的性子自然是不肯改嫁的,那就只能跟盼儿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了。”

    看的出缘初真的有难言之隐,未枢便也不再追问他了。

    “走吧,回天机宫。玥玥一直这样守着乾坤镜也不是办法。还是去跟他商议一下灵蝶池的事儿吧。”

    “好。”

    明日便是封仙大典,若是大殿之上真出了什么意外,那负责大殿守卫的玥玥肯定难辞其咎。

    所以缘初收敛了一下心神,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而是跟着未枢一起往天机宫走去。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