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盟 > 都市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一穷二白,啥都不会。 第1704章 抛!(第四更,还有言佐兒的加更,改日看情况安排)
听书 - 快穿:我只想种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穷二白,啥都不会。 第1704章 抛!(第四更,还有言佐兒的加更,改日看情况安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气氛一时寂静。

    但很快...

    拱桥边上荷花池中有水声。

    “咦,是大师兄。”

    颜召喊了一句。

    众人也就见到了池中的长孙云鸿等人。

    自然,秦鱼也见到了。

    娇娇捏了下秦鱼的腰,悄悄问:“鱼鱼,你好像又翻车了。”

    秦鱼:“...”

    啥车来着,哦,衣服好像就是第五刀翎的。

    但她刚刚否认了,指了另一个男人——桥头那边的柳如是。

    她有错么。

    给大师兄杜绝绯闻啊!

    ——————

    什么衣服?这厮不是看破了没披么!

    这另一件衣服是哪个野汉子的?

    闻声赶来看热闹的柳如是此时是懵逼的。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是青丘这个心机骚货给自己挖坑了。

    瞧瞧无阙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就差要把她生吞了。

    彼之盾,此时矛。

    好你个青丘!

    ——————

    第五刀翎在池子里。

    他们在桥上。

    他抬眼看来,那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秦鱼自己戴有色眼镜,看自家人顺眼几分。

    反正,什么长孙云鸿,什么赵彼泽,什么元星光,什么人。

    全部在自家大师兄的姿容气度之下变成了背景。

    沧海之水,龙泽俊仙。

    独独他一人灼灼亦泠泠于眼底。

    可入画,可成诗。

    他在看着桥上,那一眼,饶是心性过人的端木清冽等人也岿然一恍惚。

    如此儿郎,那般女郎...无阙怎么有如此风水?

    他在看谁?

    但,她们很快了然,这个男人没有看别人。

    是在看自家师妹吧。

    桥上的无阙师妹可不少。

    然而,也只有那么两个是理当为他在意的。

    秦鱼知道他在看自己。

    她没有避开他的眼神,反而若有所思,却也上前一步,扶着栏杆笑问了一句。

    “师兄还不上来么?”

    那调调跟之前问柳公子为何还不下来一模一样。

    温软却带调侃。

    第五刀翎看了她一眼,垂眸,正要上去。

    哗啦水声,秦鱼愣了下,眯起眼。

    水下有动静。

    秦鱼察觉到了,在场的人也都察觉到了。

    长孙云鸿等人正要有所反应。

    哗啦..水面涟漪,一圈一圈,一个人。

    一个女人。

    什么出水芙蓉,什么清新脱俗,什么冷艳高贵。

    此前秦鱼在方有容这些女人身上一一见过出水入水的模样,都看多了。

    也没觉得啥。

    但这个女人一出水,活脱脱就四个字——活色生香。

    她出水了,出水的位置不偏不倚,正好在第五刀翎身后。

    距离很近,第五刀翎皱眉,正要侧开,但身后那个女人已经探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那只手..如同美杜莎环腰的蛇尾。

    妖丽痴缠。

    却也白玉无暇,只有那紫罗兰色的指甲鲜艳,她从身后出水,玉面之上清冽流淌,唇齿呵气,那气息微弱,沙哑,也不知是热气,还是寒气,反正那般沙哑的调调,微弱落入众人耳中...动人心弦。

    仿佛妖精偷偷撩拨了心脏。

    酥痒到极致。

    她趴在了第五刀翎的肩头,红玉宝石般的眸子瞧着秦鱼,那艳丽仿佛能融化寒冰似的。

    华光盛艳。

    “阿,我说我逗了你一晚上,你都不曾动心,原来是家里藏着这般师妹呢。”

    她的手指虚点空气。

    在方有容跟秦鱼身上各自点了下。

    “让我猜猜,是那个长得好看的呢,还是那个有趣的呢?”

    第五刀翎没理她,探手直接拉下对方的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只是侧开一步,平静看着她。

    “我不认识你。”

    百分百直男式的话。

    无阙没几个人挨得住第五刀翎这样不带情绪的眼神。

    更看不住这样的反应。

    话说,女人更挨不住,尤其是向来被人捧着的女人——因为他会让你感觉到挫败。

    偏偏这个女人毫无感觉,浅笑了下,在长孙云鸿等人复杂的表情下,一步步上了岸。

    彼时,长孙云鸿等人也低头了,避开眼神,免得看对方躯体。

    不敢看,也不宜看。

    她也无所谓别人看不看。

    拨着湿润的头发,从另一边绕过,上了拱桥。

    就没一个人敢拦着她的。

    连身份最尊贵的纳青忻都避开了。

    她一路走,地面上蔓延了一一点点动人暧昧的水渍。

    直到她走到秦鱼跟前,她已然伸出手。

    此举,方有容拦不住,第五刀翎好像也拦不住。

    术法禁锢。

    他们都被禁锢了。

    看似自然,其实让人无法动弹,无法躲避。

    她的双手,拉住了秦鱼的外袍衣领两边。

    指尖摩挲布料,面无表情问了一个问题。

    “师兄的衣服,穿着可暖?”

    师兄的衣服?不是那柳公子的么?

    连续翻车啊这是。

    对了,柳公子呢?

    柳公子站路边看戏呢。

    嗯,准备看心机深沉喜欢装柔弱的青丘姑娘被这位来头巨大的大佬吊打。

    ————————

    这特么为什么有一种正宫娘娘撕逼外界白莲花小三儿的既视感!

    秦鱼:“...”

    无言了一秒,秦鱼退后一步,慢悠悠说:“这地儿,冷得很,莫说一件衣服,怕是抱着个火炉也无用。”

    言外之意是自己固然得了一件衣服也无伤大雅,但对方贸然抱了自家大师兄,怕也是无用之举。

    这女大佬似有些意外秦鱼还敢回怼,眸子微眯,手腕一拉。

    刚退一步的秦鱼瞬间被拉了回去。

    卧槽!

    这动作特么简直一样一样的。

    娇娇:“...”

    不久前,柳如是伪装的第五刀翎也干过。

    柳如是:“...”

    似曾相似,她的确干过。

    我的鱼啊,自打上了青丘这个马甲,你一天天的老师被“霸道总裁”!

    娇娇伤心欲绝,都要哭晕在厕所了。

    秦鱼内心也是崩的。

    而女大佬依旧用那冷漠又高贵的语气来了一句。

    “如果我要你现在把这件衣服脱下来呢?”

    这么强势的吗?

    空气里满是冷凝的气息强大的威压碾压岸上,也碾压池中。

    池中的水面涟漪都不曾晕开。

    在那样窒息的气氛里。

    秦鱼单手抵着女大佬的肩头,隔开距离,一面对视着女大佬。

    半响,她柔声说:“这位姐姐你这样拽着我,让我如何呢?”

    女大佬轻笑了下,松开手。

    然后秦鱼就脱下了身上的外袍。

    魏蕤瞧着,挑眉,如此识时务?对着自己倒是滑如泥鳅。

    说白了,是自己不够强大?

    魏蕤的心态不好,却见识时务的无阙青丘解下外袍后直接往桥下一抛。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