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盟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卷 第三百五十二章 脾气太好总被欺负
听书 - 打造超玄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卷 第三百五十二章 脾气太好总被欺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泰岭。

    演武场。

    翻滚的烟雾中,隐隐似有血腥在弥漫着。

    演武场外,澹台玄、大玄国的诸多将领,还有墨北客,墨矩等人皆是伫立着,盯着翻滚的烟雾中。

    八枚玉符维持着阵法。

    甲胄铿锵声响彻,一队玄武卫昂首迈步而来,全副武装。

    阵法中。

    有人影走出,扯着裹尸布,裹着一具具尸体,在地上划过血痕。

    演武场外的呼吸声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起来。

    澹台玄攥紧了拳头。

    墨矩叹了口气,墨北客厚重的眼袋也微微抖了抖。

    出来之人是江漓,他显得很疲惫,银色的甲胄,早已经坑坑洼洼,甚至肩膀上还有巨大的豁口。

    他亲自拉扯裹尸布,将战死在血色战场的玄武卫的尸体带出来。

    “王上……”

    江漓满脸血污,看着澹台玄,沙哑道。

    他的内心很沉重,因为,他感觉到了敌人的强大,那融入血色战场的壮汉,可怕到让人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那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啊。

    江漓在某个瞬间,甚至有些万念俱灰。

    不过,很快,他作为主帅,调整了心态,重新鼓舞了士气。

    可是,那壮汉的出现,依旧给玄武卫的心态造成了打击。

    死伤加重。

    江漓将尸体带出,没有多说什么,他看向了新的玄武卫,眼眸中带着几许锋芒。

    “你们可怕死?”

    江漓道。

    一位位玄武卫,看着昔日同胞的尸体,面色的确有几分苍白,可是,很快,他们的眼眸中便只剩下了火焰涌动。

    “不怕!”

    一位位玄武卫扯开嗓子怒吼了起来。

    远处,大玄学宫的学子也请求出战,体藏境的入战场,经历血液的洗礼,或许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突破。

    江漓没有拒绝,带着新的一批玄武卫,踏入了阵法。

    烟雾翻卷,吞没了江漓和一群赴死的玄武卫的身躯。

    澹台玄嘴唇在微微颤抖。

    看着裹尸布包裹着玄武卫,他的内心莫名的有几分颤动。

    “王上……”

    墨北客看了澹台玄一眼,叹了口气。

    “本王知道,战争哪有不死人的。”

    “不过,如今,本王才是明白,我们还是太弱小了……”

    澹台玄叹了口气。

    “时间啊,我们需要时间,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发育成长,我们绝对不会这么的艰难。”

    澹台玄的话语,让演武场四周的人,心情都颇为沉重。

    上古修行文明的崩灭,让他们都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恐慌。

    若是他们没能抗住压力,或许,上古的悲剧,就要在他们身上重演了。

    ……

    西凉一方同样气氛沉闷。

    霸王看着一具具抬出的尸体,浑身魔气翻卷。

    然而,项家军没有畏惧,反而是义无反顾的继续冲入了通道之内,加入血色战场的攻伐中。

    许楚眼睛通红的看着他的兵,一个个身死。

    裹尸布浸染满了干涸的血液。

    霸王离去了,他入了九狱秘境,带着满腔的怒火,欲要突破自己。

    他想要变强,变强到足以左右这一场战局。

    谢运灵又回到了天荡山。

    他已经知道了李三岁入血色战场的事情,是李三思亲口告诉他的。

    那一瞬间,谢运灵身躯一颤,仿佛有种晕厥的感觉。

    李三岁,在谢运灵眼中,那就是亲女儿。

    进入这般险地,九死一生之境,谢运灵内心满是惶恐。

    他有些后悔自己做出复制陆少主的玉符的决定。

    他这是亲手将李三岁送入了死亡的战场啊。

    在西凉,谢运灵亲眼看到了一位位项家军在裹尸布的包裹下,拉扯出通道。

    他真的害怕有一天,看到李三岁的尸体。

    谢运灵回到天荡山,在摘星峰上发呆了一天。

    望着漫天星辰,他不得不承认,他老了。

    他只希望李三岁,李三思这些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成长起来。

    不过,一日后。

    谢运灵白发生的越多,他再度入竹楼,开始复刻玉符阵。

    南郡。

    唐显生佝偻着背,亲自登上了天荡山。

    他来到了谢运灵的竹楼前。

    白发苍苍,仿佛老了十岁的谢运灵从竹楼中走出,见到了唐显生,两位老人相视,相顾无言。

    唐显生来讨要阵法。

    这是一场天下的大难,南郡没有资格退避。

    谢运灵没有拒绝,他将一副玉符阵递给了唐显生,召集了道阁的所有体藏境的弟子。

    派遣这些弟子跟随唐显生而去,入血色战场。

    唐显生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是震惊的。

    谢运灵这个决定,很有魄力啊。

    若是道阁的弟子全部都死在血色战场,那道阁……可就没了!

    可是,谢运灵只是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

    “乱世之始,无人能独善其身。”

    “他们若是无法变强,在未来,也终究只剩下死亡一途,与其慢慢等死,不如拼一线生机,若能在战场中做出突破,未来活下来的机会更大。”

    谢运灵道。

    唐显生有些佩服的朝着谢运灵拱手,尔后,带着玉符阵离去。

    道阁弟子也与谢运灵拜别,纷纷下山。

    天荡山上一下子变得空荡荡。

    甚至有几分清冷。

    摘星峰,黎明的晨曦照耀而出,洒在满头苍发的谢运灵身上。

    他枯坐山巅,望着下山的弟子们。

    安静的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谢运灵的另一副玉符阵,送往了东阳郡。

    四大圣地的元婴境长老收到了这玉符阵。

    经历过灭世之劫的他们自然没有犹豫,开启了阵法,将一位位筑基境的弟子,送入了其中。

    九狱秘境外。

    白青鸟抱着她的五只小鸡崽来了,带着认真,坚毅的神情,踏入了狱门之内。

    她得知江漓入了血色战场,亲自赶往了泰岭,正好见到了浑身浴血的江漓拖着裹尸布从中走出的画面。

    对她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她想要入战场,可是,她入不了其中,她的自身战力虽然不强,但是,《九凰变》她修行到了第三变,没有资格入其中。

    所以,她只能选择入九狱秘境来让自己变强。

    第三狱门,宋帝城。

    孔南飞终于闯到了这座城池,他一身邋遢儒装,他的身边,莫天语敞胸露肚,也是流露出轻笑。

    “你真的要去?”

    莫天语手中捏着三枚铜宝,看了孔南飞一眼。

    孔南飞喝了一口葫芦中的酒液,拉碴的胡子上甚至沾染着酒液。

    “浩然那小子入了血色战场,生死不知,是我这做师尊的没做好,没能给他撑起一片安然的修行环境。”

    “所以,我得变强啊。”

    孔南飞喝了口酒,身上散发着酒液的恶臭。

    莫天语笑了笑:“谁不想变强,可你这……的确有些疯狂。”

    “怎么?不疯狂怎么变强?夫子敢以凡人之躯力抗体藏……我孔南飞怎么就不敢以金丹修为,挑战亡灵城城主?”

    孔南飞笑的有几分肆意。

    他感慨了起来:“如今天下,变得很紧迫,天外有利刃悬空,随时会落下,将我等绞的粉碎,所以……留给我们变强的时间太少了。”

    莫天语沉默不语。

    天外有三块大陆,天外邪魔虎视眈眈,这事,他岂能不知。

    “老莫,我去了。”

    孔南飞猛地灌了一口酒,将酒葫芦别在腰间,一身儒衫飘扬,而起,豪气万千,道。

    许久之后。

    孔南飞还是回首,眉宇挤在一起,道:“老莫,还是给我算一卦,这样我心里有点谱。”

    莫天语哑然失笑。

    最终,孔南飞仰头大笑,浩然气丛生,带着莫天语给出的大吉卦象,冲向了宋帝城。

    城楼上,阴差瞬间爆发出了气息。

    孔南飞口中诵念诗词文章,浩然气滚滚,覆盖天穹。

    金丹七转的修为展露无遗。

    他破口怒骂,骂亡灵城的城主宋帝王。

    喝骂之声响彻整个亡灵城。

    引得不少修行人侧目。

    风一楼、萧月儿等天元异域的修行人惊诧的看着发疯的孔南飞。

    聂长卿、景越等人睁眼,蹙眉看着孔南飞裹挟浩然气,在城楼上嬉笑怒骂。

    轰隆隆!

    一股可怕的威压释放。

    宋帝城中。

    有王座高悬,一尊庞大的身影,裹挟可怕的气息浮现,那是亡灵城的城主,宋帝王。

    孔南飞口中爆喝,浩然气汹涌,汇聚成浩然剑,直斩宋帝王。

    他在挑衅自我,突破极限。

    宋帝王冷漠的看着,下一刻,一声怒喝。

    孔南飞的浩然剑瞬间崩溃。

    可怕的压力,仿佛要让孔南飞瞬间毙命。

    七窍淌血,孔南飞却是大笑不已,顶着压力,金丹又一转,达到金丹八转。

    城外。

    莫天语发丝如蒲公英一般飘扬,面色惨白。

    逆命道意施展,从宋帝王手中救下了孔南飞,代价可不小。

    莫天语爆射而出,拎起从城中倒飞而出的孔南飞,拔腿就跑。

    孔南飞挑战亡灵城城主获得突破的举动,似乎给诸多修行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翌日。

    宋帝城。

    霸王当场抡动干戚,挑战宋帝王。

    结果当然是凄惨的,霸王险些被宋帝王弄死,不过有不屈道意在身,霸王不仅没死,修为甚至得到了一些小突破。

    尔后。

    聂长卿、风一楼等人皆是纷纷挑战宋帝王。

    九狱秘境,似乎有些乱套。

    修行氛围也变得越发的紧张。

    其实不仅仅是九狱秘境,整个天下的气氛,皆是变得紧张了起来,大家都在努力的突破自己。

    仿佛巨轮推动,发生沉重的轰鸣,倾轧着众人不断的变强,不断的前行。

    ……

    轰!

    伴随着子落棋盘的声音,巨浪炸开,仿佛有滔天波浪卷过天穹。

    海水凹陷下去,仿佛被一个透明的大碗给按压了下去。

    许久之后,四周的海水才疯狂的宣泄而入,炸开惊天波涛,白浪卷卷。

    陆番端坐在白玉京楼阁之上,白衣飘飘。

    灵压棋盘漂浮在他的身前,散发着光芒。

    倚靠着千刃椅,陆番似笑非笑。

    一阵巨响。

    屠浪的身形从瀚海深处,飞驰而出,浑身的血液在滚沸,仿佛让空气扭曲似的。

    “你……”

    屠浪心中有几分惊愕。

    他被杜龙阳、竹珑等人一次次挑衅的心情也逐渐沉寂了下来。

    他看着陆番,这白衣胜雪的少年,坐着轮椅,身边悬浮着覆天剑,看上去有几分恬淡。

    似乎,与杜龙阳、竹珑那些打了他一下就跑的土著有几分不同。

    周围的虚空,一道道金芒化作的气血穿透虚空,封锁了四周。

    他这一次是下了狠手,本以为眼前少年会与之前那群人一般,打他一下就跑。

    现在看来,这少年……似乎并没有打算跑。

    屠浪悬浮在虚空,魁梧的肉身,迸发出极强的气机。

    他的头顶之上“临”字阵言,散发着玄奇的波动。

    屠浪扭动了一下脖子,之前杜龙阳等人的攻伐,对他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可是眼前这少年,竟然将他压入了瀚海中。

    “肯定是因为我的大意。”

    屠浪心中暗自想到。

    嗡……

    屠浪的灵识涌动,化作辐射状,扫过陆番的身躯。

    下一刻,屠浪怔住了,他感觉自己的灵识像是扫过一片虚无和混沌似的。

    “凝气境?”

    屠浪险些觉得自己感应错了。

    凝气境?

    眼前这白衣少年,只是个凝气境?

    不过,屠浪还是很警惕的,他才不相信陆番只是个凝气。

    你见过哪个凝气,在面对一位分神境的时候,能这般的淡定与从容?有这般从容不迫,挽袖摆盘棋局的淡定气质?

    眯眼盯着陆番。

    忽然,屠浪笑了。

    他转念一想,这不过是初入顶级的中武世界,又能孕育出怎样的强者?

    杜龙阳那些初阶分神境就已经很让他惊讶了。

    眼前这少年,绝对不会太强。

    “装神弄鬼!”

    “交出那把剑,饶你不死!”

    屠浪道。

    他迈出一步。

    翻腾的瀚海瞬间变得平静,金身运转,隐隐间,竟是有金芒万丈,他犹如上古神魔,精气神变得越发的强横。

    “吼!”

    屠浪张嘴发出了咆哮。

    啸声化作气浪,引起滔天海啸,海水卷起数十米高的浪墙,朝着巨鲸驮着的岛屿冲击而去。

    白玉京楼阁上,本源湖安静的悬浮。

    陆番蹙眉。

    修长的手指捏着一颗棋子。

    “你还吼?”

    陆番捏着棋子,再度落在棋盘上,棋子叠棋子。

    灵压陡然倍增。

    咚!

    巨浪瞬间炸碎,化作了氤氲水汽。

    金身开启的屠浪,再度蓦地感觉到巨力压来,像是有一整块大陆拍在了他的脸上。

    他那金身坚固的脸颊,瞬间炸开鲜血,碎齿纷飞。

    嘭!

    他的金身隐隐都有些扛不住,体表下的气血在翻卷,一根根金色的青筋鼓起。

    他伫立在海面上,双腿弯曲,面颊流血,像是扛起了天穹。

    好可怕的力量!

    屠浪心头大惊。

    “我记得你骂过我。”

    忽然。

    屠浪耳畔响彻起了白衣少年的平静的声音。

    屠浪瞳孔一缩。

    扭头一看,却发现那白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轮椅,出现在他的身边,悄然无息。

    陆番看着屠浪,认真道。

    “以前骂过我的人,都死了,死的很安详。”

    “你别怕,如今的我,心眼变大了,我原谅你了,你可以不用死。”

    陆番道。

    “我会给你建一座冰塔,给你找个伴,然后你可以在里面愉快而幸福的生活。”

    屠浪一脸懵逼。

    愉快幸福个鬼!

    一声怒吼,屠浪金身大涨,分神境的气息爆发到极致。

    他化作一道金芒飞速掠过,从肋下砸出三拳。

    拳拳力量无匹。

    出现在陆番的面前。

    “狗屁冰塔,留着给你当埋骨地吧!”

    屠浪爆吼。

    恐怖的拳芒朝着陆番的面门砸出。

    这一拳,仿佛将空气都砸的爆碎,黑色裂缝在不断的浮现。

    屠浪此刻算是明白了,想要得到阵眼覆天剑,必须要杀了眼前这白衣少年。

    咚!

    一声巨响。

    屠浪心头一惊。

    他这爆发出十成金身力量的一拳,竟然被挡住了。

    八柄凤翎剑挡在陆番的身前,堆叠成盾。

    屠浪一拳打在其上,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凤翎剑后。

    陆番白衣飘飘,倚靠着千刃椅,摩挲着扳指。

    眼眸落在屠浪的身上,变得越来越冷漠。

    屠浪深吸一口气,这少年,有些深不可测啊!

    他可是分神境,哪怕被世界保护之力压制了力量,但是,十成金身之力所打出的一拳之威,也足以打爆寻常的分神境。

    而眼前少年,毫发无损,抵挡的轻松写意……

    难道,少年是分神之上?

    分神之上,怎么可能?

    区区一个初入顶级的中武,怎么会出现分神之上的出窍境老怪?

    蓦地。

    屠浪想到了付天罗。

    付天罗的实力不弱,可是……到如今都没有任何的音讯。

    难道,遇难了?

    被眼前的少年给镇压了?

    这个世界果然有古怪!

    屠浪蓦地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开来。

    他有些后悔,为何要踏入这个世界了。

    幸好,哪怕他死了,三魂七魄还可以归位,六甲阵宗也会为他打造新的肉身。

    陆番看着屠浪。

    眼眸冷淡。

    “你不要欺负我好脾气。”

    陆番道。

    话语落下。

    陆番手指在轮椅护手上一拨。

    凤翎剑堆叠归一,八柄凤翎剑合一,仿佛有火凤啼叫,嘶鸣扯碎虚空。

    一剑袭来,让屠浪浑身冰冷。

    “圣阶法器?!”

    屠浪惊愕中带着恐惧,发出爆吼!

    这少年竟然拥有圣阶法器!

    难怪这少年能挡住他的攻伐!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鬼地方!

    屠浪催动金身,他没有付天罗那样的半圣阶法器,但是,他的肉身就是他最强的武器。

    他双臂抬起,欲要抵挡。

    可是。

    噗嗤!

    一声脆响。

    凤翎剑斩过。

    屠浪便感觉他引以为傲的金身,直接被斩为了两半……

    淡金色的血,扬洒在天穹。

    他感觉自己的肉身,在崩溃,瞪大了眼,盯着陆番。

    陆番白衣如雪,冷漠的脸上,带着一点倔强和委屈。

    脾气太好,总是被欺负。

    “果然,还是直接斩了来的舒服。”陆番呢喃。

    在屠浪的金身爆碎的瞬间。

    他头顶上的“临”字阵言开始剧烈的抖动,发出颤音。

    裹挟着屠浪的三魂七魄,往天外飞速的冲去。

    ……

    五凰大陆外。

    烟雾朦胧。

    悟行与巨人盘坐在虚空中。

    巨人手捏印记操控着十八块石碑形成阵法,不断的磨着覆天阵。

    蓦地。

    巨人睁眼。

    “回来了。”

    巨人道。

    悟行睁眼,目光爆闪出精芒。

    底下。

    笼罩着五凰的烟雾往两侧分开。

    一抹金芒爆掠而来。

    “临”字阵言,化作金色闪电,飞速掠出,阵言裹挟着一道模糊的灵魂冲出。

    巨人和悟行一愣。

    “救我!!!”

    蓦地。

    “临”字阵言裹挟的灵魂,发出凄厉的惨嚎。

    然而,惨嚎声刚刚落下。

    覆天阵的庞大烟雾涌动,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陡然抓来。

    将那灵魂和“临”字阵言,给彻底的攥住。

    重新扯了回去。

    悟行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他伫立而起,瞳孔紧缩。

    另一边。

    巨人在愣神之后。

    面容一下子扭曲了。

    “该死!”

    “贼人!还吾‘临’字阵言!”

    PS:求推荐票,求月票丫~



速记本站:书盟=shumeng.vip 欢迎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